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心 >> 政策解读 >> 名家观点 >> 正文
复旦管理学家圆桌谈 “公正财富”让企业找回“初心”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以德、传之随心”,921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可持续创新和增长研究所 (InstituteforSustainableInnovationandGrowth,iSIG) 最新出炉的2016年度“公正财富排行榜”,传递了以上述16字为特征的公正财富理念,这份榜单经过近一年的体系设计、资料收集、数据分析,并综合近500位学者的问卷反馈意见,这也是iSIG首次基于公正财富理念推出排行榜,今后,这样的排行榜将每年发布一次。

 

iSIG基于公正发展理论和公正财富理念,以福布斯世界亿万富豪榜为数据来源,遴选出中国大陆排名前50的财富拥有者的近100家企业,按照公正财富评估体系评选出表现最优秀的前25位企业家进入榜单,同时也评出企业25强和6大维度的25强子榜,共计8张榜单。评估体系包括六大维度、14个属性和62个定量指标,其中六大维度分别是:天下为家、举目皆亲、知耻修身、十八而立、弱势不弱和登天有道,涉及企业社会表现的方方面面。

 

公正财富理念、公正财富评估体系及公正财富榜单的现实意义如何? 将对社会和企业产生哪些影响? 本期圆桌论坛的三位学者将就此展开讨论。

 

丁敏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Smeal商学院营销学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很多公司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或不愿意做某些好事,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做好事的好处,或做坏事的坏处。推动公正财富理念就是把这些东西变成社会规范,让大家都养成习惯,清楚地看到什么是可以的,什么是不可以的。

 

雷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

 

利用、积累财富,推动社会发展才是企业的本源。公正财富帮助企业回归本源,通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以德,传之随心”给企业指明了方向,确定基本框架,能够真正解决企业是什么、为什么的问题。

 

郁义鸿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教授

 

公正财富实现的先后顺序不是由行业、地区、规模特性决定的。理念最先,只要理念到位了,任何一个行业、地区都有可能实现并光大。实际上,这个理念的推广取决于企业管理层的“有知”理念,这是最重要的,不管这个管理层是什么样的性质。

 

“公正财富”背后的十六个字

 

记者:请概括一下公正财富的理念,该理念的意义是什么?

 

丁敏:公正财富是指在所有相关参与方 (人、动物以及总体环境) 都得到公正对待的前提下创造的商业财富。

 

郁义鸿:公正财富理念可由16个字总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以德,传之随心”。这16字蕴含三层内涵,首先是对财富的态度,“君子爱财”无可厚非,追求财富是任何一家企业的核心使命,这既是对投资者负责,也是企业实现自身价值的主要方式。商业社会由企业构成,企业的财富也是社会的财富,公正财富理念鼓励和肯定追求财富。

 

其次,君子追求、积累和使用财富不应是肆意和盲目的,应符合“取之有道,用之以德”的要求;企业如何获取财富和运用财富是衡量企业公正财富的核心,这两个方面的共同底线是合规守法,合法是“道”、“德”的基本要求,是企业获取公正财富的必要条件;“取之有道”鼓励企业走正道,对他人、对社会及对环境负责,而不仅仅在意个人得失;“用之以德”则要求企业在使用财富时能兼顾到社会公德和责任。

 

最后,“传之随心”体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既提倡公正财富拥有者在财富分配和传承上可达成的境界,同时也强调社会应有的对公正财富及其拥有者的尊重及赞赏,他们值得按照心愿传承财富。

 

雷明:公正财富包括六大维度,是“取之有道,用之以德”两个原则的直接体现,反映了社会对公正的不同选择和价值判断。

 

记者:“公正财富”与这几年流行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企业社会责任这些概念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郁义鸿:首先,公正财富的理论来源与这些传统概念不同。公正财富基于公正发展的理论,公正发展又源自泡泡理论(参见 《泡泡理论》一书)。公正发展以公正作为发展的核心,反映了公众对公正的追求,是和可持续发展相似但又有重要区别的发展理念;它以人类的进步发展为中心,反映了对人的重视;鼓励不同人群及国家采纳适合自己的对内、对外的公正的定义,建立具体的发展计划。如果发展是公正的,它会可持续。

 

丁敏:公正财富是公正发展在商业上的应用,它强调的核心价值与上述传统概念有所不同。公正作为公正财富的核心价值,是哲学、政治、社会学和心理学等领域几百年来发展的根基性概念,含义清晰,并被广泛接受。

 

郁义鸿:其次,它们具体的体现形式及对应的评估体系不一样。公正财富与企业运作的结合程度与其它传统概念不同。公正财富着眼于商业财富的创造,清晰地定义了这一理论与企业运作的结合点,也就是财富创造的整个过程。财富创造是企业的核心使命,这样的定义使得公正财富能够更好地结合到企业整个运作过程中去。

 

记者:商业社会发展到现在,为什么需要公正财富理念的出现?

 

丁敏:我认为公正是全世界各个文化都强调的中心思想,而公正财富是公正发展理论在商业上的体现,同时,这也是个世界性的理论,不仅仅是在中国。

 

雷明:从人类诞生以来,包括进入到“有知社会”(即超越人类基本需求而有意识地追求发展和幸福的阶段),财富的追求一直是人类本性的体现。公平正义的理念也很有渊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但是工业革命以后也就是资本主义出现以后,人们在追求财富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种偏离,典型的就是资本主义兴起那个年代,财富积累依靠的是经营利润,要不惜一切代价去获取,偏离了公平公正获取财富的理念。所以公正财富理论的提出,调整了人们对追求财富的认知以及行为。这种理念的树立,使得人类在追求财富中回归到公平正义的理想社会的初衷,找回社会和企业的“初心”。所以这是个世界性的话题,而不是某个国家或地区的话题。

 

郁义鸿:这个理念源自“有知需求”(参见 《泡泡理论》 一书),而“有知需求”要在一定的发展水平之上才能提出,这与当前中国的社会环境相吻合,符合中国当前的状况。因此,现在也是合适的时机去推进这个理念。

 

记者:公正财富理论将对中国的企业产生哪些影响?

 

丁敏:公正财富理论将给企业指出未来的趋势,把握住中长期的战略方向;帮助企业吸引忠诚能干的员工;帮助企业赢得更多的合作伙伴,各行业的领先企业会更愿意和他们合作;帮助企业开展品牌化建设,增加品牌价值,吸引忠诚顾客,避免打价格战;公正财富理论还把顾客及社会对公正财富的“有知需求”转变成商机,给企业更多发展机会;另外,我认为,这一理论可以有效帮助有意愿进入欧美市场的企业更容易地被当地市场、合作伙伴们所接受。

 

郁义鸿:从环境变化的趋势来看,

 

这一理念是方向、是目标。中国的商业环境和消费者也会向着这个方向转变。企业要想获得成功,必须重视公正财富理念,这是一个战略问题。公正财富的理念是引领,是顺势而为,很多企业过去的一些做法会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雷明:同意前面两位老师的意见,从最基本的理念出发,推动企业回归到自身本质问题———也就是什么是企业?利用、积累财富,推动社会发展才是企业的本源。公正财富帮助企业回归本源,通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以德,传之随心”给企业指明了方向,确定出的基本框架,能够真正解决企业是什么、为什么的问题。我们知道,企业是商业社会的主体代表,企业怎么做才能满足初衷,做到公正? 这就需要企业各方面的行为要遵循规则,符合良心和社会规范。公正财富理论会给企业提供发展的帮助。

 

记者:现在的社会环境下,公正财富理念的现实基础如何? 它的发展、推广存在哪些挑战和障碍?

 

丁敏:其实,按照公正财富理念行动不是一个“可选可不选”的事情,而是一个不做就活不下去的事情,它将是发展主流,以后的社会几代人会把这作为基本要求和必要条件。但是,现在很多企业还不理解公正财富理念,不知道它能帮企业创造更多财富,而且是中长期的财富,可以持久做下去的大财富。

 

雷明:可能最大的障碍是整个社会、企业、公众认知的转型,从被动到主动转变的过程,而这个转型的关键是社会、企业、公众等从“无知”向“有知”需求的转换,社会和企业从“无知需求”转向“有知需求”式的财富追求。最后,企业成为拥有考虑他人需求的“知性”的“有知企业”,整个社会成为一个“有知社会”,拥有考虑他人需求的“知性”。

 

郁义鸿:是的,这一转型要比纯经济的转型重要得多!

 

记者:公正财富时代的显著特征是什么? 现在的全球经济体中,有在该理论的实践上已成型或在路上的具体案例吗?

 

丁敏:公正财富时代,企业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存在,而企业赚钱要让大家都满意,包括雇员、合作伙伴、顾客、环境等;届时,经济将是透明的,企业会公布成本、合作方、员工和管理层等情况,向社会开诚布公。

 

目前,已经有公司在公正财富上做出了表率和成绩,也以此获得了丰厚回报和声誉。2014年,我曾参加了一个小型座谈会,会上,联合利华的CEO保罗•波尔曼 (PaulPolman) 就声称:“如果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赚一块钱,另一个是赚5毛但可以帮社会解决一个大问题,我们肯定会选第二个。”联合利华经常用他们在印度卖LifeBuoy肥皂为例,讲述自己企业的价值取向、与社会及消费者的关系,他们不仅是卖肥皂,更关注印度儿童及消费者的健康和生命。

 

还有个美国新兴的服装公司,叫AmericanGiant,它的工厂为当地居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他们的顾客为此去买他们的产品,非常受欢迎。

 

再举一个例子,Veja是欧洲一个做中高档鞋子等用品的公司,它用天然橡胶,从来不用人工材料,因为它要让南美农民有个经济理由去保护天然橡胶树,这家公司还把很多产品的成本公布给社会,也赢得了好评。

 

雷明:我认为,公正财富时代不是压抑边缘化企业,实际上是要推动、增强企业在现代市场经济中发挥主体地位,使其更好地发挥推动公正发展的作用。

 

郁义鸿:16字中,尤其是最后4个字,既体现了财富拥有者可达成的境界,也体现了社会对公正财富及其拥有者的尊重。这些都应是公正财富时代的重要特征。

 

记者:在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公正财富理念可发挥哪些作用?

 

丁敏:经济转型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要让公司做到公正财富理念渗透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这个必要条件不满足,转型不会成功。而且,公正财富是商机,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实际上转型的一个方向就是满足顾客对公正财富的需求,比如它们要求产品的设计和生产必须满足公正财富的特定维度。

 

雷明:经济转型本质上就是整个社会从“无知”到“有知”的过程。转型到底怎么转? 转成什么样? 其实公正财富理念提出了一个有效的范式,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众等社会各个主体都涉及到了。

 

郁义鸿:要转型,社会理念转型应该在先,社会理念没有转,经济转型是不可以成功的,所以理念转型是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当然,这两者一直是交错进行的。

 

记者:公正财富理念可能最先在哪些行业、地区、规模的企业中实现并推广?

 

丁敏:我认为目前一些国企做得不错,但做得还都比较零散,不易推广,他们应该把做过的事情整合到公正财富框架里,对照之下再弥补还没做的,这样对品牌和声誉都非常有帮助。还有,公正财富各榜单上的很多企业和企业家,做得还不错,值得鼓励。

 

郁义鸿:公正财富实现的先后顺序不是由行业、地区和规模特性决定的。理念最先,只要理念到位了,公正财富在任何一个行业、地区都有可能实现并推广。实际上,这个理念的推广取决于企业管理层的“有知”理念,这是最重要的,不管这个管理层是什么样的性质,首先是管理层接受,然后是自身的转变,最终落实到企业的运营中去。

 

雷明:都有可能,公正财富的推广取决于从“无知”到“有知”理念的转变。

 

记者:公正财富理论对于现在经济中不良、失范等现象的作用有多大,比如新兴P2P行业的乱象等?

 

丁敏:很多公司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或不愿意做某些好事,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做好事的好处,或做坏事的坏处。推动公正财富理念就是把这些东西变成社会规范,让大家都养成习惯,清楚地看到什么是可以的,什么是不可以的。

 

就像学生抄袭情况一样,如果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抄袭永远会发生。但一旦大家认为“抄袭是品格的问题,是对所有人辛苦劳动的侮辱,这种人以后不可以共事、交朋友”,抄袭的可能就少多了。公正财富也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雷明:一些新的产业、业态的出现和发展,在发展初期就受到公正财富理念的影响可以起到规范作用,而且更有利于他们进入到良性发展轨道。对于这些行业的个别乱象,本质还是社会缺乏规范、缺乏标准,这同时也是造成传统行业发展模式失序的根本原因。公正财富的提出,将会对这些行业的模式选择起到引领作用,使其走出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可以说,起步阶段的倡导和引领会对其未来发展起到很好的作用。对于新兴产业,则帮助更大,这些行业更容易接受新的理念,走上公正财富积累的道路。

 

郁义鸿:这个问题使我想到了政府的作用。作为社会中不可或缺的一类主体,政府是否也要“有知”? 相比于企业和个人,政府应该起到的作用应该是更为重要和关键的。概要说来,一种是对企业经营设置刚性的约束,像法律法规;另外一种就是引导性的推动。

 

评估体系的六个维度

 

记者:公正财富评估体系涉及的维度、属性、指标及其包含的内容非常丰富,可以通俗且概括地解释一下吗?

 

丁敏:打个比喻,如果一个人要找配偶,她会去看潜在配偶的一些情况,然后综合起来排个名:这些情况包括“为人如何”、“是否有能力”、“是否谈得来”、“是否对我好”……这些相对应于公正财富理念的维度。但维度还较抽象,要再具体一点,比如“是否谈得来”,可以具体到两种情况:我们有共同话题的程度;对方会不会和我谈我感兴趣的话题,即便他/她不太感兴趣。这就相对应于评估体系的属性。最后是要衡量能体现这些情况的指标,比如对于“有共同话题的程度”,可以看有几个共同的话题;“无论感不感兴趣,都陪你聊”,就看每周花多少小时谈这些话题,这相对应公正财富理念的指标。

 

公正财富评估体系所有6个维度都是为了评估“取之有道,用之以德”,可以把这6个维度通俗地看成:自己守规矩,对人好,对环境、别的生命好,帮助别人进步,帮助弱势。

 

记者:如何从源头上确保评估材料的真实、准确、客观、可靠?

 

雷明:评估使用公开披露的数据,包括年报、社会责任报告、企业官网信息,以及权威机构数据,比如证监会、环保机构的;同时要限制数据来源以保证数据的质量。最后,要求被评估企业进行确认。这整个过程中,还要听取多所大学的近500位教授的意见。

 

记者:评价的因素太多,能够保证持续足够的人力、精力和物力投入到今后的持续评估中吗?

 

郁义鸿:可以的。我们相信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得到各方的广泛帮助和支持,有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和复旦可持续创新和增长研究所的专门团队做后盾,也有其它高校的合作和支持,同时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但我们不会接受被评审企业的任何形式的赞助。

 

记者:公正财富评估体系中的权重由高校专家学者综合决定,这样会不会有脱离商业运行实际的顾虑?

 

丁敏:企业不能自己定义什么是公正财富,必须由第三方,某个能引导社会、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社会的群体来定义,985高校的专家学者是这样一个群体。

 

985高校专家学者代表了社会对公正财富各个维度重要性的意见;他们是各学科的代表,有前瞻性,也有科学性、严谨性、完整性;指标是商业运行的具体数据,他们没有评估具体的指标。

 

郁义鸿:维度和属性层主要是理念,指标层才是商业运行的具体体现。权重不涉及指标。

 

记者:感觉现在的评估体系需要靠人力完成绝大部分工作,以后会考虑研发相关数据处理程序、数据库或平台吗?

 

丁敏: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数据库非常有价值,我们的目的是帮助企业朝公正财富方向做得更好,所以会通过对数据的整合及分析,发掘好的企业运作经验,以给他们提供更好的帮助。

 

雷明:数据库和平台的构建需要时间的积累,准确地说,建立一个完善的数据库也是工作的一个目标。

 

新型发展理念期待“落地”

 

记者:发布排行榜的目的是什么?

 

丁敏:目的旨在以排行榜的形式推动社会以公正为核心重塑商业生态环境,进而推动整个社会的公正发展;通过公正财富25强的形式来鼓励和肯定在公正财富视角下表现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同时通过树立公正财富25强为更多的企业设立目标和参照物,以推动更多的企业和企业家践行公正财富理念,往公正财富各维度靠拢。

 

记者:排行榜发布后,会和上榜企业及其它企业有接触和互动吗? 如何以评估体系和榜单的力量影响更多企业家、企业及整个社会?

 

丁敏:为保证榜单独立性,除了和被评审企业校对数据外,项目组不会主动和某个被评审企业单独联系。今后,我们会以各种形式帮助企业在公正财富上做得更好,比如研讨会、企业交流会、企业互相观摩、企业和政府对话、企业和学界对话等,这些活动基本上都对所有相关企业开放。我们也会和一些市政府或地区政府合作,把城市做成示范样板。

 

雷明:通过公众和媒体对评价体系和理念理论的认识推动全社会的认知和传播,进而再通过社会环境推动和促进企业与社会互相影响,形成良性循环。

 

记者:现在的评估体系和排行榜在业界和政府部门的认可度如何? 如何提高排行榜的影响力和知晓度?

 

雷明:根据非正式的接触,企业界包括国企、民企及外企对此反应非常好。目前还没和政府有官方的接触,但和有些部门的工作人员有频繁的互动,得到了他们很好的反馈。在学界的认可度非常高,学者普遍认为这体现了学界的担当与务实,有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同时,应该加强沟通和联系,提高整个社会对此的认知和接受程度。

 

记者:现实中,商业环境、社会环境等对企业的影响非常大,单单推出企业评价体系,效果可能会比较有限。评估体系和排行榜的效应也要有经济、社会制度、生态等方面的保障,在这方面有哪些期望?

 

郁义鸿:对,接下来我们也会推出对各个城市的相关评估,会建立一些排行榜。

 

记者:评估委员会在推动公正财富理念快速发展等方面还将做哪些努力和工作?

 

丁敏:评估委员会由过去几年参与建立公正财富理论的近20位教授们组成,这近20位教授们以后都会以不同的方式继续主导推动公正财富理念深入人心、快速发展。大家将会着重于做以下工作:推动和影响领头的企业及企业家,使其成为公正财富的参与者、宣传者和领头者;汇聚大量学界专家,包括给排行榜提供权重回答的近500985高校的教师,用他们专业的力量推动公正财富理念的落地发展;推动各地市级政府重视这一发展理念;向社会舆论解释和推广公正财富理念。最后,期待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使公正财富及其对应的16字内容成为家喻户晓的理念。目前,具体的计划还在筹划中。

 

文章录入:editor    责任编辑:editor